山东省枣庄市敬邢狭贸易有限公司 - www.ugbrh.cn

homepage | contact

但不应成为亲商业疏公益的借口

2020-02-12 19:32

记者问,健康之路公司如何负担成本?每天约10名服务人员驻点合作医院,每年仅薪酬支出就有二三十万元。黄先生说:“我们通过高端人群的特需服务,如介绍名院名医、候诊优先后补、陪同孕检、代排队等增值服务的利益养公益,凭良心做公益,2000年至今,我公司收到的投诉很少。”

市卫人委调查组对上述说法一一驳斥:市中医院并非没有号源池,市卫人委官方预约平台就是面向全市所有公立医院和市民开放的大号源池,只是个别医院在政策执行中“走样”。作为一家商业性机构,不以营利为目的,你信吗?这些中介机构把预约挂号商业化运营,实则“号贩子集团化”。

健康之路公司辩解用增值服务养公益

调查组强调,预约挂号服务在深圳卫生系统刚刚起步,还有诸多细节需通过各方共同努力完善和规范,但不应成为亲“商业”疏“公益”的借口。该委将责成涉事医院按照公平公开的原则,把号源放到市卫人委官方预约平台向所有患者开放,并以此为契机整顿在预约挂号中存在的有偿服务问题。

对“年费”,黄先生说:“我们不否认健康卡有扣取年费的行为,购卡时也不提供发票。但我们现在还有一种卡是不需要年费的,只能绑定在一家医院……”

预约挂号有偿服务事件曝光后,布吉医院等明确表达了改进服务的决心,拿出了终止合作等具体举措。在“被合作”的龙华人民医院强硬要求下,网站删除了其资料。龙岗中心医院托人求情“能否不曝光”,被拒后处于观望状态,称“服从卫生主管部门的决定”;市儿童医院则对报道表示不满,反复邀请记者到该院办张医护网的卡体验体验。

昨天下午,获悉深圳市卫人委调查组前往市中医院的消息后,记者赶到该院追访。医院工作人员请示领导后,口风急转,称“没有调查组来啊”。记者多番与市卫人委新闻发言人沟通,经协调,会议室里走出一名调查组人员,称尽快就媒体的报道给公众一个交代。记者被“晾”了一小时后离开医院,但一个“邀请返回”的电话显示事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调查组表示,凡涉及与第三方中介机构存在预约挂号变相收费等行为的全市公立医院,应参照市中医院的做法,严格杜绝商业行为,并做好已开卡患者的消化和疏导工作。

解决医疗资源供给不足和失衡是关键

昨天,深圳市中医院院长李顺民向深圳商报表示,深圳市中医院的医德医风和精神文明建设一直在深圳市民中有口皆碑,一批“名医”、“名专科”也深得群众信任。预约挂号有偿服务事件曝光后,该院两天来多次开会研究,鉴于健康之路公司违背协议、变相收费,为维护市中医院的声誉和公立医院办院宗旨,决定提前终止协议,从3月7日起不再开新卡,不再代收挂号费。此前开出的预约号源,医院预计在3个月内处理消化完。该院将尽快与市卫人委官方预约平台做好系统对接和稳定工作,将全部专家和科室的预约号源纳入其中。

这两天,一直“泡”在深圳的健康之路广州分公司负责人黄先生,多次约谈记者,力证该公司与医院的合作是“为相应国家预约诊疗服务的号召,共建优质服务”之举,称该司收患者的钱全用于代扣挂号费,并可查询余额和明细;强调该公司之所以获得市中医院较多号源分配,是因为“医院信息系统建设滞后”、“缺乏号源池,影响了预约平台公平竞争”;在打击炒号“黄牛”上,该公司有经验。

公立医疗资源向商业倾斜违规

昨日,深圳市卫人委调查组到市中医院了解情况、协商对策,决定提前终止与健康之路公司医护网的合作,并以本报报道为突破口,在全市范围叫停公立医院预约挂号有偿服务。市卫人委明确表示,公立医院在与社会中介开展的合作预约挂号中,凡收取物价标准范围外的费用均属违规行为。

市卫人委调查组表示,健康之路公司的医护网预约挂号平台,未纳入深圳市卫人委公益预约挂号服务平台体系,属于商业性模式。个别公立医院出于“利益因素”与其合作且优先给予医疗资源,而医护网利用“免费预约”的挂号平台开展增值服务收取年费,有悖卫生部有关规定。

卫人委叫停公立医院有偿预约挂号

商业机构预约挂号服务真的是“赔本赚吆喝”吗?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09年卫生部《意见》稿出台前,开展有偿预约挂号服务的商业中介就大量涌现,在全国各大城市攻城略地,将大批公立医院纳入麾下。除健康之路公司外,1m1m健康网、爱康国宾集团等都是知名的挂号中介公司。

记者采访医院遭拒

昨天下午回访时,被曝光的个别医院向媒体解释“收费是网站单方面行为,医院不知情”后,继续默许驻点医院人员引导患者办理医护网新卡。在记者观察的10分钟里,办卡和咨询的患者络绎不绝,驻点医院的人员一如既往未如实告知可能产生费用的问题。

一些公立医院专家号被中介挂号机构加价或以年费形式有偿出售,使过去门诊大厅里“先到先得”被异化为“富者先得”,明显违背医疗机构公益性、践踏弱势患者利益。与此同时,商业中介在给患者办理健康卡时收取押金、100~300元不等年费,也形成巨额沉淀资金。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部分公立医院热衷预约挂号商业化,根源在于过度追求经济效益,淡化公益性、削弱公平性。

市中医院提前终止与商业网站合作

根据卫生部2009年10月《关于在公立医院施行预约诊疗服务工作的意见》(以下称《意见》)终稿,公立医院可与第三方中介机构合作开展预约挂号,但前提是收费不得高于物价部门规定的标准;已经与社会中介机构合作开展有偿预约挂号服务收取额外费用的,立即清理整改。

本报对深圳部分公立医院与商业网站合作开展预约挂号有偿服务,且投放的专家号数量、质量远远高于市卫人委公益预约服务平台进行连续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起初,预约挂号这种在西方国家施行多年的医疗服务模式,因符合合理安排接诊就诊时间、优化医疗资源配置的客观规律,得到公众认可。但公众很快发现,医疗资源雄厚、人气旺盛的部分公立医院,“一号难求”的情况愈演愈烈,其背后的重要推手就是预约挂号商业化。